当前位置: 首页 电视剧 在劫难逃

在劫难逃 电视剧

评分:
9.0 力荐

分类:电视剧 内地 2020

主演:王千源 鹿晗 齐溪 乔欣 吴越 张皓然 

导演:五百 

剧情简介

查看分集剧情
在劫难逃电视剧上映于2020年,由著名电视剧主演王千源 鹿晗 齐溪 乔欣 吴越 张皓然 主演的剧情,犯罪,国产剧,国产,科幻,悬疑,情,电视剧情,犯罪,国产剧,国产,科幻,悬疑,情,电视电视剧,又名Sisyphus。在劫难逃讲述了:剧情介绍:曾是刑警队长的张海峰,由于独生女朵朵在两年前意外死亡,家庭随之破碎。他辞去警队职务,浑噩度日。没想到在城市里发生的一起连环杀人案似乎与朵朵的意外相关,张海峰也意外卷入其中。可他没想到,迎接他的不仅是复杂莫测的凶案真相,还有层层叠叠的时光陷阱……剧情介绍:曾是刑警队长的张海峰,由于独生女朵朵在两年前意外死亡,家庭随之破碎。他辞去警队职务,浑噩度 详情

分集剧情

在劫难逃第1集剧情

张海峰站在钟表店门外,手里的卡通表虽然不值钱,可里面包含着对女儿的感情。前妻乔昕打来电话,张海峰有些不耐烦,接通电话告诉乔昕,明天会把钥匙放在地垫下,然后就挂断了电话。自从两年前女儿朵朵死后,二人便离了婚,基本上没怎么见过面。乔昕从地垫下拿出钥匙开门进去,只见屋里又脏又乱,唯有女儿的房间整整齐齐,让人心酸又无奈。看着女儿的照片,乔昕忍不住流下眼泪。今天是女儿的忌日,乔昕在照片前放上一朵女儿最喜爱的白玉兰,擦干眼泪离去。警局来了一个人自首,声称杀了人。此人自称付吉亮,身材瘦小,五官清秀,戴了付大黑框眼镜,怎么看都不像穷凶极恶的凶手。可他又言辞凿凿,昨晚11点多,从河粉店偷拿菜刀,翻墙进入本地的高档社区云景小区,藏身地下停车场,杀了李澜。根据他的交代,警方找到了尸体,却不知道动机。没等警方审讯人员细问,付吉亮张嘴就要找张海峰。这个要求让李局很头疼,张海峰在长期休假,谁知道他的精神状态能否工作。可张海峰不来,嫌疑人就不开口。无奈之下,李局只得批准。现任大队长赵敏敲开张海峰的家门,一股恶臭扑面而来。看着胡子拉碴,一脸颓废的前队长,赵敏的气真就不打一处来。进了屋,赵敏拉开窗帘,让阳光透进这间似乎两年都处于黑暗的屋子。别的不用多说,先到局里自然明白。张海峰明白一定是出了什么事,等到了局里,却并不认识嫌疑人。既然刀是从张海峰开的河粉店偷的,那张海峰就脱不了干系,何况嫌疑人还点名要见。审讯室里,赵敏和张海峰坐在付吉亮对面,看看他到底想耍什么花招。付吉亮语出惊人,今晚十点还会死人,地点就在萌渚路。赵敏很想知道细节,张海峰却兴意阑珊。女儿死后,任何人的生死对他都没有意义。张海峰起身要走,没想到付吉亮问了下时间,确认已过中午十二点后,突然神情大变,声泪俱下,否认杀过人。这么大的变化,让赵敏和张海峰都摸不着头脑。只听付吉亮继续说,昨晚他刚到公司停好车,就接到女友电话。电话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还发来付吉亮女友的视频。付吉亮只能按神秘人的要求,从停车场的垃圾桶里翻出一副皮带戴上,再到警局自首。刚才交代的话,全是按对方的要求讲述的。那人最后的要求就是,过了十二点,再说出实情。其他的,付吉亮一概不知。其他的事,张海峰可以当作没听见。但那人叫付吉亮告诉张海峰一件事,两年前的5月6日,朵朵的死不是意外。张海峰顿时暴怒,掐住付吉亮的脖子,恨不能把真相全部从喉咙里掏出来,吓得赵敏急忙阻止。其他警员冲进审讯室,拉开张海峰。回到办公室,张海峰冷静下来,确认凶手是针对自己,只要找到自己与凶手的关系,案子就可以破解了。这时,从技术科传来消息,付吉亮皮带上的GPS接收位置在萌渚路72号附近。谁知就在赶去的路上,局里打来电话,付吉亮口吐白沫陷入昏迷。张海峰琢磨了一下,感觉不对劲。叫赵敏停下车,他要去医院。果然,等张海峰赶到医院,付吉亮早已从抢救室逃走。一个电话打来,电话里付吉亮轻蔑的嘲笑着张海峰。抢救室的手术台上放着一张照片,是被绑缚在椅子上的乔昕。张海峰大怒,付吉亮却毫不在意,约他到和平大厦顶楼一见。而赵敏在72号的住宅里,发现一具男性死者。从身份证来看,死者才是真正的付吉亮。来警局自首的人,分明是冒用姓名。被人戏弄的感觉不好,尤其得知乔昕被绑架,赵敏马上派人前往和平大厦。此时,张海峰一脚踹开屋顶天台的通道门。乔昕被绑着半躺在地上,嫌疑人就靠在一旁的护栏边。他承认自己叫赵彬彬,还给张海峰出了个选择题。他掏出手机,屏幕上是倒计时。时间一到,电梯顶的炸弹爆炸,电梯里的赵敏和警察就会粉身碎骨。或者可以选择打电话给赵敏示警,那乔昕就会被丢下天台。赵彬彬抓起乔昕挡在身前,手里握着手枪,防备着张海峰。哪知乔昕用力后仰,正撞上赵彬彬的额头。赵彬彬猝不及防,开枪正中张海峰身胸口。后座力让他站立不稳,翻过护栏。可他仍抓着绳子,绳子的另一头绑着乔昕。一阵刺痛从手上传来,张海峰猛然惊醒,发现自己坐在河粉店里。手上的烟头即将燃尽,他忙用手边的记事本拍灭。摸摸胸口,并没有事。再看看店里,也没有人。可刚才的梦是那么真实,真实得令人毛骨悚然。

在劫难逃第2集剧情

张海峰反应过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冲进厨房看看菜刀是否还在。刀架上的刀并没有少,总算松了口气。等心定下来,总觉得什么地方很奇怪。把客人丢在桌上的饭钱放进钱箱里,张海峰收拾了一下,打算打烊回家。可眼睛再一瞅,惊出一身冷汗,厨房刀架上少了一把刀。这时,乔昕打来电话。张海峰不用听就知道她明天要来家里看望女儿,急忙叫她千万不要出门。如果梦是真的,那云景小区一定出了事。张海峰一路狂奔,冲过小区安保,跑进地下停车场。可还是来晚了一步,李澜已倒在血泊中。张海峰追出停车场,远远看到一个穿着兜帽衫的人消失在转角。他不顾一切的追上去,紧咬不放,可还是让人跑了。赵敏接到报警,带人勘查现场。从小区保安那了解到,凶手硬闯小区。逃跑前,还叫保安报警。赵敏一头雾水,现场有焚烧纸鹤的痕迹,凶器还丢在现场,这凶手似乎非常嚣张。正要调查凶器来源,张海峰就回来了,承认刀是自家店里的。一旁的保安刚想指认,就被赵敏拦了下来。快两年没见了,赵敏见到老队长现在邋遢的模样是又好气又好笑。可她说的话,张海峰记得曾在梦里听到过,心中愕然。其他顾不上说,张海峰告诉赵敏,凶手叫赵彬彬。这下赵敏懵了,赶紧打断张海峰。张海峰明明不认识死者李澜,也不认识凶手赵彬彬,却张口就要抓人,这未免太儿戏了。只有两种解释,要么张海峰疯了,要么他与凶案有关。回到局里,赵敏命人调查张海峰与李澜的关系,看看能否查出线索。鉴定结果也出来了,凶器上只有张海峰的指纹。所有证据,似乎都对这位前队长不利。但赵敏仍相信张海峰,出于谨慎考虑,还得叫人再去查查赵彬彬才行。半夜,下班回到家的付吉亮喝了口水润润嗓子,这已成了二十多年的老习惯。突然看到角落里坐着一个人,不等他报警,就双腿一软,晕倒在地。再醒来时,他手脚被绑丢在下水道。胸前还有一枚炸弹,计时器上的时间在一秒一秒的减少。付吉亮对面的管壁上装着摄像头,景象被实时传送到赵敏的电脑上。刚才赵敏收到封邮件,从邮件联接上看到了这惊人的一幕。发件人只有一个要求,叫张海峰一小时内到和平大厦顶楼,否则就引爆炸弹。警方已从沿途监控,排除了张海峰作案的可能。赵敏便派人找来张海峰,看过视频后,还没等他做出判断,警局外一口窨井便发生爆炸。警队忙着调查情况时,张海峰冷静的分析视频,发现付吉亮所在管道的地方,头顶照射下来的阳光闪烁不定并伴有嘈杂的人声。他想了想,只能是马拉松比赛场地,便要求赵敏以和平大厦为中心点,逐一排查马拉松路线沿途窨井。赵敏好说歹说才让李局同意张海峰协助办案。张海峰放心不下,出发前,请赵敏派人保护乔昕,以防意外。警方已疏散人群,并设下警戒线,总算发现了窨井下的付吉亮。可时间仅剩五分钟,附近又高楼林立,拆弹人员建议到空旷地引爆。张海峰顾不上多想,跳上车,带着拆下的炸弹疾驰而去。行至江边,他抓起炸弹,用力抛了出去。爆炸响过,水花四溅又归于平静。

在劫难逃第3集剧情

赵彬彬在老城区有所老宅,警方进屋搜查,里面空无一人,只有窗台上一束怒放的鲜花引起了赵海峰的注意。花盆上有标签,是在“欧墨”花店买的。赵敏和张海峰到了花店,向老板娘出示赵彬彬的照片,马上就认出是店里的一位常客。刚问到一半,派去保护乔昕的警察跑来汇报,乔昕不接受保护,已自行离家。还在端详店里一幅油画的张海峰也顾不上查案,匆匆忙忙打车回乔昕家,一路上不停拨打电话。好不容易打通了,被乔昕一顿臭骂。乔昕并不领情,她很快就要再婚,不想再跟张海峰扯上关系,惹未婚夫不高兴。话说到这份上,张海峰也不便再坚持。也正因为如此,乔昕晚上开车从未婚夫家返回的路上,落入赵彬彬之手。乔昕想后悔也晚了,慌乱中抓起车里的应急锤砸中赵彬彬的脑袋,跳车逃生。但她终究是一介女流,没能逃得出魔掌。赵敏则向付吉亮了解情况,嫌疑人能知道付教授回家就要喝水的老习惯,看来必定是个熟人。付教授没看清嫌疑人的相貌,平时也没得罪过人,真想不出是谁想加害自己。儿童医院的同事也认为付教授为人谦和,不可能与人结怨。从警方的调查来看,付吉亮与赵彬彬似乎也没有任何交集。这些线索汇集起来,没一条有用的,赵敏有些气恼。至于张海峰为何认定赵彬彬是凶手,她相信张海峰有所隐瞒,但还不是追问的时候。张海峰自己都没弄明白,赵彬彬为何会选中自己。赵彬彬又是出于什么动机,要杀了李澜和付吉亮。这些问题都悬而未决,张海峰在警局里翻了一个晚上卷宗,都找不到答案。天亮,到街边吃碗馄饨,没想到赵彬彬竟敢堂而皇之的坐在旁边。赵彬彬一声不吭,掏出手机摆在张海峰面前。屏幕上,乔昕双手被绑,身旁是另一个正在倒计时的自制炸弹。赵彬彬根本不理会什么已离婚没有关系之类的话,现在付吉亮被警察保护,赵彬彬叫张海峰想办法把付吉亮弄出来。张海峰也想知道赵彬彬的目的,还有女儿的死到底是不是意外。他与赵敏商量过后,把付吉亮接到车上,赵敏开车跟在后面。按赵彬彬的要求,张海峰先前往清河路口。他心里清楚,赵彬彬沿路会设置监控。而且他相信,最终的地点必定是和平大厦。所以,一队人先去和平大厦放置气垫并安排狙击手,另一队人则配合制造被张海峰甩掉的假像。果然,确认张海峰车后没有警察跟随的赵彬彬把最后的见面地点定在了和平大厦顶楼。张海峰押着付吉亮上了顶楼,见到赵彬彬用枪顶着乔昕,就跟梦中一模一样。但这一次,赵彬彬丢过来一把刀。张海峰没有用刀,而是将付吉亮从顶楼推下。赵彬彬完全想不到,付吉亮惨叫过后,摔在了气垫当中,毫发无伤。赵彬彬见状,说起朵朵从山上摔落身亡,深深的刺痛了张海峰的心。事到如今赵彬彬也不怕告诉张海峰,两年前,朵朵在山上无意中看到赵彬彬把人推下悬崖。惊慌失措中,才会脚下踩空,跌下山谷。但他不会说出张海峰最想知道的那个答案,只当是人生中最后一个谜团。说完,赵彬彬举枪瞄准张海峰,对面楼顶的狙击手立刻开枪将其击伤。乔昕得救了,而得知女儿意外死亡的真相令她失声痛哭。赵彬彬被赶来的警察押上救护车。开车前,他要求见张海峰。赵敏和张海峰坐在他身边,任由救护车开往医院。可一声爆炸,救护车化为一团火球。

在劫难逃第4集剧情

张海峰一声惊叫醒了过来,吓得一旁开车的赵敏险些失控。赵敏仍口口声声叫着张队,收音机里播报的日期是2017年5月6日。赵敏口中说的326案,张海峰都快记不清了。本应跟朵朵一起去雾灵山,又怎么会在这里,好像一切都跟记忆里的事情对不上了。很难想象自己回到了两年前,可感觉又是如此真实。回到家打开门,看到妻子在替女儿擦干头发准备上床睡觉。久违的场景让他不愿再去思考是真是假,上前抱着女儿,久久不肯放开,心中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多陪陪女儿。既然到了2017年,李澜和付吉亮就暂时安全,张海峰把思路重点放在了赵彬彬的动机和自己为何一次次醒来。但由于此前的经历,张海峰只要一醒来就会害怕又回到2019年。他打电话给妻子,又打电话给老师,一定要确认朵朵平安无事。本想去接女儿上写生课,赵敏却打来电话,必须回局里参加326案表彰大会,还要上台演讲。说实话,张海峰的记忆里对326特大抢劫杀人案的侦破行动已很模糊。他手里拿着奖杯,站在台上,有感而发。台下的赵敏觉得有些怪,却又说不出来怪在哪里。表彰会一结束,张海峰就从警方系统里查找叫赵彬彬的人,可新系统还没更新完毕,查不到符合条件的人。这时有警讯传来,中山广场有人闹事。张海峰一个机灵,从电脑前抬起了头。朵朵的写生课就在中山广场,一种不详的预感从心中升起。打乔昕的手机没人接听,张海峰立刻开车前往中山广场。广场上果然有一大帮人举着牌子闹事,却并没有看到朵朵和乔昕。打了几次电话,乔昕才听到包里的手机铃声。原来因为有人闹事,写生地点改在了雾灵山。张海峰一听大惊,再想叫妻子不要去雾灵山,车已进隧道,手机没了信号。就在张海峰开车赶往雾灵山时,一眼瞥见路旁,赵彬彬与一个女人在一起,那女人正是欧墨花店的老板娘。这一分神的功夫,车撞上了前方饭店卸货摊。张海峰赶紧下车赔不是,店老板出来,张海峰又是一愣,居然是梦里乔昕的未婚夫徐岳。一切都是巧合,还是命运在开玩笑。张海峰现在不想弄清楚,只想着去救女儿。留下手机号码后,他再次开车上路,直奔雾灵山。雾灵山的信号不佳,打乔昕手机总是接不通。路上,张海峰再试着拨打张老师电话,请张老师传个话。乔昕本想陪着女儿,可张老师传了话,她只好往高处走一段距离,再打张海峰的手机。从心底厌恶写生的朵朵见母亲离开,半空又有一架无人机盘旋,好奇心驱使她跑了过去。张海峰到了山下,猛然看到一群人围在山脚,生怕悲剧再次重演。幸好朵朵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刚才她差点掉下山谷,是一个好心人救了她。张海峰满怀感激望了过去,见到的却是赵彬彬似笑非笑的面孔。

在劫难逃第5集剧情

2017年5月6日,朵朵安然无恙。而这一天,队里也来了个新人,贺胜杰,工作就是更新最新数据库系统。他算是赵敏的师弟,也很会做人,来的第一天就要请各位师兄师姐。这会,张海峰不在队里,正独自秘密调查在儿童医院实习的赵彬彬。赵彬彬似乎也有所察觉,总能感觉到有人盯梢。所以两天跟踪下来,张海峰一无所获,还是得从新系统中检索资料。新系统还真有效,很快就查出符合条件的赵彬彬。时年25岁,本地人,绿藤大学毕业,父亲离家,母亲早逝,凭自己的努力考上大学,并无不良纪录。在雾灵山脚下时,张海峰曾试探过赵彬彬。很明显,在与张海峰对话时,他局促不安,显得很不自在。更奇怪的是,当时只有赵彬彬一人,也就是说朵朵不可能看到赵彬彬杀人。张海峰觉得,这一次又与前两次有了差异。张海峰看着电脑屏幕上赵彬彬的资料,若有所思。一旁的赵敏感觉张队最近有些怪,也许是侦破326案太累。张海峰也觉得自己在工作上投入得太多,疏忽了妻子和女儿,连乔昕在考注册会计师的事都忘了。作为弥补,他下班特意去了趟书店,请店员推荐几本参考书。回到家,朵朵已经睡了。乔昕对面前的几本书有些意外,有些感动,但还是拿出了一份离婚协议书。张海峰当然清楚,朵朵现在自闭寡言的性格,还是因为那次遭遇歹徒报复受到的刺激。乔昕为了照顾朵朵,这些年付出了不少,放弃喜爱的记者工作,改行当了会议。在“梦中”经历了失去妻子女儿的痛苦后,张海峰倍加珍惜现在的生活。他真心向妻子道歉,愿用行动证明自己对这个家的爱。晚上十点,在绿藤大学任教的付吉亮来到教具室。白天上课时,点名册里夹着张字条,请他这个时间来教具室。虽然没有署名,但字迹清秀,付吉亮心知肚明。不过,现实与他想象的相反。第二天,警方接到校方报警,付吉亮死在教具室,口袋里搜出了那张暧昧字条。死者被人一刀割喉,地上还有焚烧纸鹤遗留的灰烬。张海峰心中一惊,这与李澜的死极为相似。事不宜迟,张海峰立刻命赵敏调查李澜。他则亲自去儿童医院,问讯赵彬彬。见到赵彬彬后,张海峰没有直接说凶案,而是称昨晚绿藤大学西门附近发生交通肇事逃逸,监控拍到赵彬彬经过,这才来问讯当时的情况。赵彬彬一笑,承认去过大学城,但没经过绿藤大学。晚上去大学城,也就是为了看电影,还当场出示了票根。赵彬彬也不傻,交通事故哪会需要刑警插手。张海峰随机应变,只称撞伤的是个朋友,才出面相助。双方尔虞我诈,谁都不相信对方的话。张海峰来到大学城影城,调出大堂监控,确认昨晚九点多赵彬彬的确在影城内。不过,另一对情侣也出现在监控中,就是那天看到的“欧墨”老板娘李晓萌和她的男朋友。赵彬彬的票根是昨晚9点一刻,三号厅10座,位置就在最后一排正中间。巧合的是,三号厅内的监控坏了。张海峰在影城里转了一圈,发现要从三号厅出来,避开大堂监控并非不可能。大堂不起眼的角落有条消防通道,出消防通道,走消防梯可到影城后门,绿藤大学西门就在两百多米开外。从影城后门到绿藤大学西门的便道上停着几辆车,其中一辆高档商务车上配有行车记录仪。影城外墙上,对着大学方向有个探头。调取当晚的监控视频,有一个穿戴着风衣的人出现在视频里,但看不清面貌。张海峰有理由相信那人就是赵彬彬,开车来到儿童医院,正看到妻子乔昕和女儿朵朵从医院出来。偏巧赵彬彬也在,张海峰立刻上前,请他协助调查。乔昕还想替赵医生鸣不平,赵彬彬自己已主动提出回警局聊个明白,张海峰求之不得。办公室里,鉴定报告已经出来了。从刀口角度分析,凶手应当在1米78左右。比对过付教授所有学生的笔迹,并未发现匹配。张海峰还没来得及看报告,就把赵彬彬请进了审讯室。张海峰很平静的说起昨晚三号厅播放期间,曾有小两口发生争执,导致电影暂停。赵彬彬又是一笑,三号厅当晚很平静。他说话时的神情很镇定,像是看穿了张海峰的花招。至于为什么坐最后一排,那是个人喜好,并不违法。当张海峰问他看电影期间为何要出去一趟,赵彬彬眉毛微微皱,否认曾出过三号厅。张海峰随手拿出手机,调出影城后门探头的监视视频,递给了赵彬彬。

在劫难逃第6集剧情

手机上的视频只有背影,又穿着兜头风衣,连身形都看不清。赵彬彬把手机还给张海峰,愿意把情节详细复述一遍,以证明自己在电影播放过程中没有离开过。张海峰对眼前这个狡猾的对手倒是有些无计可施,这时赵敏打开审讯室的门,把他叫了出去。商务车的行车纪录已取得,有那名风衣人经过时的正面图像,并不是赵彬彬。张海峰想不通赵彬彬到底是如何从影城前往绿藤大学,又不被发现。目前只能先叫赵敏派人秘密保护李澜,以防意外。赵敏越发不明白张队的办案思路,先是平白无故的要调查赵彬彬,然后又要保护没有关联的李澜。赵彬彬、付吉亮和李澜之间,根本看不出有任何蛛丝马迹可循。目前的确没有证据证明赵彬彬是个穷凶极恶的凶手,只得让他在笔录上签字后离开。赵彬彬也想问问张海峰,在救朵朵之前,二人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这个问题,张海峰回答不了,也不愿回答。赵彬彬临走前丢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有些事是想不明白的,还是顺其自然的好。言语之中似有所指,却偏偏说明不了什么。赵敏继续对李澜深入调查,查明其现年53岁,本地人,做化工厂起家,后因污染太大,改做进出口贸易,目前经营一家食品贸易公司。前段时间在中山广场索赔闹事的人,就与李澜原化工厂污染有关。赵敏想以此为突破口,查查李澜是否有其他违法行为。张海峰却要把调查重点放在李澜与付吉亮的关系上,把这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扯到一起,赵敏真搞不明白张队到底想做什么。赵敏还是打算按照自己的思路查案,便和贺胜杰去找当天闹事的带头人雷强。雷强对李澜的评价极差,他和村里很多人就是因为李澜化工厂污染得了各种怪病。上门索赔,李澜不仅不承认,还找来打手。赵敏取出付吉亮的照片,雷强一眼就认出是以前化工厂的会计。赵敏眨了眨眼,没想到张队这么神,连这都料到了。付吉亮是化工厂的外聘会计,以前总和另一个人进出工厂。因年头太久,雷强实在想不起另一个人的姓名。而这会,江岸边,赵彬彬应约与心中女神李晓萌的男友刘雨奇见面。刘雨奇执掌着若大的集团公司,看似对花店老板李晓萌体贴入微,背地里却是个花天酒地的浪荡子。他知道赵彬彬时常出入花店,也派人调查过。今晚叫来赵彬彬,无不得意的亮出手指上的订婚戒指。赵彬彬不气恼,反而一声冷笑,他很清楚刘雨奇在做什么。刘雨奇也知道自己在做的事伴随着危险,可他并不在乎。

在劫难逃第7集剧情

付吉亮与李澜有交集,这一点已经得到确认。在保护李澜时,细心的赵敏从她的车牌上发现一个不起眼的纸鹤标记。是什么人画上去的,不得而知。同样,在付吉亮的教材上也找到同样的标记。张海峰分析,凶手踩过点后有意留下标记,应当具有某种含义。张海峰、赵敏和贺胜杰前往化工厂调查。工厂已停产多年,基本成了荒地。空无一人的厂房里突然冒出来一个人,长相畸形,把三人吓了一跳。那人见有外人,拔脚就跑。张海峰三人不紧慢的跟在后面,来到一处农舍前。还没等张海峰开口,屋里的大妈就把三人赶出院子,一句话都不肯多说。敲了好半天门,说明来意,大妈才小心翼翼的开了门。说起化工厂,大妈是一肚子苦水。几年前,地里就不再长苗。县里来人看过,说治理要很多年。很多人都离开了村子外出打工,大妈家的儿子自小有病,离不开人,只好留下。后来,化工厂莫名其妙的倒闭了,没人知道原因。赵敏拿出付吉亮的照片,大妈没什么印象。张海峰倒是注意到墙上贴着以前的报纸,上面有篇关于化工厂污染的报道,便叫赵敏用手机拍了下来。张海峰问起,村里有没有姓赵的人家。大妈想了想,确实没有哪家姓赵。再回到厂区,赵敏看了一遍那篇报导。其中说到化工厂生产的临床试剂不合标准,刻意压低成本占领市场。作为厂里的会计,付吉亮必然知情,而中间负责销售的是长宁贸易公司。既然生产不合标准,很可能造成化工污染。想来想去,赵敏觉得凶手应当是工厂污染的受害者。问题是,张海峰心目中最大的嫌疑人赵彬彬与此事并无关联。这时,贺胜杰查到,长宁贸易公司的法人代表叫杜朝阳,在市里经营一家画廊。张海峰叫人马上前往保护,搞不好杜朝阳就是下一个目标。警方赶到时,只见到了刘雨奇。而业主杜朝阳就在隔壁房间被刺伤昏迷,他自然成为嫌疑人。刘雨奇的司机姜叔不敢怠慢,赶紧打电话给孙晓萌,一起想办法。审讯室里,刘雨奇不慌不忙讲述事情经过。杜朝阳有意将画廊转让,约过几次。刘雨奇今天得空,来到画廊,还签了转让合同。本来要离开,走到一半发现手里总是把玩的魔方落在画廊里,就让姜叔先回车上,他自己回来寻找,然后警察就冲进来了。张海峰冷不丁的提到赵彬彬的名字,刘雨奇用手挠了挠眉梢,看似不经意,张海峰却知道他在掩饰内心的不安。他越是漫不经心的否认,就越说明他认识赵彬彬。刘雨奇手机里的聊天记录证明,是杜朝阳约了刘雨奇。画廊监控也显示了刘雨奇与司机进出,还有就是杜朝阳被刺的画面。画面里,杜朝阳对着一个方向大叫着,当年是受李澜指使,还问对方是不是村里的人,然后便被刺中腹部倒地。可见杜朝阳并不认识凶手,刘雨奇的嫌疑也就排除了。奇怪的是,刘雨奇第二次进入画廊,怎么可能没看到凶手,甚至都没听到动静。种种疑点表明,刘雨奇也许认识凶手。张海峰觉得再扣着刘雨奇也问不出什么,不如先放回去,再慢慢调查。恰好此时,孙晓萌作为家属来到局里。一看到孙晓萌,张海峰想起付吉亮被害当晚,刘雨奇和孙晓萌也在影城,这似乎过于巧合。而且杜朝阳遇刺的地方,也有焚烧纸鹤的余烬,看来凶手与化工厂污染事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晚上,赵彬彬回到从不居住的家,在窗台花盆里换上刚从花店买的花。这盆寓意着希望的花,能给他带来多大的希望,谁都不知道。白天在画廊,刘雨奇碰见了他。但警察迟迟未来,可见刘雨奇没有透露出半个字。

在劫难逃第8集剧情

赵敏和贺胜杰专程到刘雨奇的公司走访,张海峰则到欧墨花店,以为女生买花为名与孙晓萌接触。从两人分别的表述中,相互印证。基本确定,二人在5月8日晚去大学城影城看了电影。可刘雨放着家门口的电影院不去,舍近求远到大学城,始终没有给出个合理的理由。张海峰也发现,一提到赵彬彬,孙晓萌眼中露出一丝惊讶,随即否认认识赵彬彬。虽然没问出什么线索,但贺胜杰注意到,刘雨奇提供的购票记录与赵彬彬在放映厅、座位上完全一致,只有时间不同,刘雨奇比赵彬彬早一个场次。赵敏觉得刘雨奇在说谎,与张海峰联系后,却又没有得出可靠结论。杜朝阳经抢救已苏醒,因凶手戴着口罩,认不出相貌,可以说线索就此中断。这时,局里打来电话,老房子这边挖出一具尸骸。赵敏和贺胜杰去大学城影城了解更多情况,张海峰调头前往老房子。尸体埋了多年,已成枯骨。张海峰看了一眼尸骨,再环顾四周。赵彬彬的老宅就在对面,窗台上鲜丽的花朵,显然是刚换的。张海峰走进老房子,与街坊邻里聊聊赵彬彬一家。老人们还记得,赵家一家三口,妻子早亡,丈夫赵磊跟儿子相依为命。七八年前,赵磊突然消失,赵彬彬对外称父亲出去打工。从那以后,再也没人见过赵磊。赵彬彬之后也找过父亲,没少打听。在邻居的印象里,自从这家人搬来后,赵磊就没怎么工作过,好像与化工厂沾不上边。张海峰有些失望,刚开车想离开,就听到有人敲车窗。抬头一看,是赵彬彬。赵彬彬脸上看不到丝毫紧张,大方的请张海峰进屋,拿出父亲的口腔治疗病历,完全没有担心外面那具尸骨就是父亲的意思。张海峰把病历给了现场侦办的同事,他还要赶回去陪女儿参加画展。又因为工作的关系,张海峰误了女儿参加的公益画展。当赶到画展举办地,他才接到乔昕的电话,朵朵晕过去,正在医院急诊室。到了病房,朵朵已脱离危险。乔昕把张海峰叫到病房外,指了指另一个病房里的小孩。那个孩子叫小亮,脑瘤患者,是朵朵上启智班时的好朋友。因为护士们经常跟小亮说乖乖吃药,爸爸妈妈就会来看他。所以小亮把药给了朵朵,希望朵朵的爸爸回来陪着朵朵。乔昕没有责怪小亮,她责怪的是张海峰。刚刚放下的离婚念头,再次升起,张海峰无言以对。

在劫难逃第9集剧情

因为父亲吸毒,每次犯毒瘾,赵彬彬就成了出气筒。好朋友孙晓萌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但除了为他擦掉脸上的血迹,其他什么都做不了,唯有一次次安慰他。因为二人曾经在福利院相处过,感情非同一般。可赵彬彬又刻意隐藏这段经历,直到一天,有人送了一张福利院合影到医院。赵彬彬看到照片,立刻冲到大门口,果然见到了刘雨奇。?刘雨奇早就希望有这样的机会好好聊聊,有很多问题想问。可赵彬彬不一样,除了孙晓萌,他对别人的人生不感兴趣。在他这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孙晓萌能过上普通人生活,即便孙晓萌的记忆里已经没有他这个人。为此,赵彬彬警告刘雨奇,不要再一意孤行,有些事还是不要弄清楚得好。这几天为了照顾女儿,张海峰放松了对赵彬彬的调查,也就错过了刘雨奇与赵彬彬的会面。妻子乔昕仍是不冷不热,女儿刚生出些的好感,现在也荡然无存。在医院长椅上将就了一晚,一大早,赵敏就打来电话。怀着愧疚,张海峰赶回警局。尸检结果已经出来了,老房子那发现的尸骨确实就是赵彬彬的父亲赵磊,死亡时间是4年前。尸体表面没有什么重大创伤,但看得出赵磊生前有长期吸毒史。赵磊以前是国营商行售货员,下岗后就没上过班。老婆早逝,夫妻俩都没有与化工厂存在关联的地方。纪录显示,赵彬彬是赵磊从福利院领养的孤儿。张海峰和赵敏马上前往福利院了解情况,从老校长那得知,赵彬彬是个弃婴,几个月大的时候就被遗弃在福利院门口,所以没有亲生父母的联系方式。福利院那没得到什么有用的资料,赵彬彬为父母讨公道而杀害化工厂相关人员的设想也就难以成立。警方再调过头来调查刘雨奇,这位在绿藤市根基深厚的企业家,为人做事却一向低调。怎么看都不像那种为了赚钱,坏事做尽的人。张海峰感觉头疼不已,两年后的2019年的确是赵彬彬杀的人,可现在为什么一点线索都查不出来。其实从中捣鬼的人正是刘雨奇,刘雨奇先一步到了福利院,查到孙晓萌与赵彬彬在福利院是好朋友。以捐赠人身份,他要求校长不要向其他人透露孙晓萌与赵彬彬的关系,老校长自然不会对警方提及此事。张海峰很想查清楚赵磊的死因,站在他对面的赵彬彬当然明白他说这话的意思。赵彬彬仍是淡淡的一笑,即不承认也不否认。张海峰问出个更直接的问题,为什么一定要杀死自己才肯罢休。赵彬彬一愣,随即恢复微笑的面容。好心提醒张海峰明天出门记得带伞后,他便回了门诊大厅。第二天是朵朵出院的日子,比原计划提前了一天。天下着蒙蒙细雨,医院出口处又恰巧出了车祸,张海峰的车挤在车队里,慢慢向前挪动。突然,路旁一个翻斗倾倒,积了一夜的雨水砸在张海峰车上。成吨的重量将车顶压塌,车里的人瞬间毙命。临时去护士台取朵朵遗落图画的张海峰奔出住院大楼,看到眼前惨状,欲哭无泪。

在劫难逃第10集剧情

妻女惨死,心灰意冷的张海峰提出辞职。他很想告诉其他人,他已经不只一次失去过乔昕和朵朵,可老天每次给他机会,他都把握不住。自己到底错在了哪,张海峰已经没兴趣知道了。如果这就是命运,那就只有接受这样的命运。葬礼结束后,张海峰直奔欧墨花店。此时此刻,他不再去想什么证据,赵彬彬总是去欧墨买花肯定与老板娘有关系。张海峰索性直接在孙晓萌面前拿出凶手的照片,赵彬彬。孙晓萌故作镇定,一问三不知。张海峰无所谓,作为父亲和丈夫,只要有决心,必然能为妻子报仇。他只要孙晓萌带个话,今晚会在老房子等赵彬彬出现。没想到半夜来的人不是赵彬彬,而是刘雨奇。张海峰心里清楚,刘雨奇是害怕牵扯到孙晓萌。就像在画廊明明看到了赵彬彬,却仍向警方撒谎,为的就是孙晓萌不被牵连。刘雨奇的要求不高,只要过了今晚,张海峰随时都可以去抓赵彬彬。要想张海峰同意给出一个晚上的时间,刘雨奇能给他的只有一个秘密,赵彬彬为何要一定杀他的秘密。这个原因张海峰可能永远都想不到,想杀他的人不是赵彬彬,而是孙晓萌。刘雨奇和赵彬彬都在保护孙晓萌,只是采用了不同的方式而已。在成功说服张海峰后,刘雨奇没有留在老房子,继续等候赵彬彬的到来。他开车返回绿藤市,打电话命姜叔马上订两张机票。他和孙晓萌要尽快离开绿藤市,即将有大事情发生。而赵敏此时也查到一条线索,当年化工厂发生一起盗窃案,质检员孙晨为筹钱替病重的女儿孙晓萌治病,偷取了财务科保险柜里的现金。审讯过程中,孙晨一再声称是厂长李澜个人借给他的钱,并不是保险柜里的钱。各种迹象表明,是李澜监守自盗,嫁祸孙晨。但保险柜钥匙上只有孙晨一个人的指纹,警察到场时保险柜门又大开,孙晨还是被定罪。出狱后,孙晨在2005年死于车祸,孙晓萌被送去福利院。赵彬彬与孙晓萌在同一间福利院长大,老校长却只字不提。赵敏怀疑有人隐瞒了真相,这个人除了手眼通天的刘雨奇,没有其他人做得到。

在劫难逃第11集剧情

那天,李澜打电话给孙晨,只说自己要开会,钱就放在办公室的桌上。孙晨不知有诈,独自进了厂长办公室。桌上放着李澜所说的二十万现金,还有一份检测报告。因最近购入的一批原材料不合格,一旦生产就会造成严重污染,孙晨一直拒绝在检测报告上签字。为救女儿,孙晨已顾不得许多,签了字拎起钱袋,离开办公室。可才出门,迎面撞上厂里保安。厂长在外面开会,孙晨从厂长办公室出来,手里拎着钱,办公室里保险柜大开。此时就算他有一千张嘴,也解释不清楚。赵敏想借这个突破口,从孙晓萌那了解更多情况。正愁没理由时,前方传来警讯,刘雨奇的尸体被捞沙船从江中捞起。那孙晓萌就成了最大嫌疑人,被传唤到公安局。审讯室里,赵敏先问起孙晨的事,孙晓萌推说当时年纪小,只记得2004年父亲给她过完八岁生日后去了趟工厂,此后就没有再见到父亲。之后听人说父亲死了,具体死因不是很了解。可根据档案,孙晓萌的父亲明明死于2005年车祸。贺胜杰提出个疑问,这中间的一年,孙晨在什么地方。赵敏知道这个问题问了也没用,孙晓萌不可能知道答案,不如直接问她在福利院里的事。孙晓萌还是像以前一样,依旧不承认认识赵彬彬。当再问起杀害刘雨奇的动机时,孙晓萌沉默了。昨晚,孙晓萌去了刘雨奇家,憧憬着未来的幸福生活。但刘雨奇突然提出要一起离开绿藤市,令孙晓萌有些猝不及防。刘雨奇能为了孙晓萌放弃拥有的一切,孙晓萌却未必放得下仇恨。刘雨奇拿出她与赵彬彬的所有资料,想揭开所有谜案的真相。不料,孙晓萌随手拿起桌上的水果刀,刺了过去。她不会允许刘雨奇揭发赵彬彬,以及还未完成的复仇。伤口并不致命,痴情的刘雨奇却想用自己的命点醒孙晓萌。他用力按住刀柄,狠狠的刺下去。血流干了,刘雨奇面色苍白靠在沙发上,希望孙晓萌能明白自己的苦心,从此走出痛苦,过上普通人的生活。手足无措的孙晓萌只有向赵彬彬求助,两人开着刘雨奇的车到了江边。孙晓萌看着赵彬彬将尸体抛入江中,心如刀绞,感觉自己的生命也随着刘雨奇一起消逝。警方早已从监控中获取了孙晓萌进入小区的视频,三小时后,又拍到刘雨奇的车离开小区。警方相信,当时刘雨奇的尸体就在后备箱内。所以,就算孙晓萌一言不发,法医部门很快就能提取到足够的证据。赵敏唯一不明白的是,孙晓萌与赵彬彬之间到底有什么秘密,以至于刘雨奇不惜抛下一切,保护孙晓萌。

在劫难逃第12集剧情

所有事情的起因还要从2004年,孙晨被捕后说起。原本李澜和杜朝阳计划产品销售后,化工厂就申请破产,逃避责任。可偏偏付吉亮接到一通威胁电话,打电话的是一家科技公司,他们对化工厂里的事一清二楚。因为孙晨掌握着某种分子式,该公司又急需孙晨协助研发药物。故而威胁李澜三人,还孙晨清白。无奈之下,杜朝阳出面,对警方谎称是他经厂长的手,把钱借给孙晨,偷窃保险柜只是误会。孙晨出狱后立刻被科技公司接走,该公司总裁也信守承诺,从国外进口药物为孙晓萌稳定病情,并把孙晓萌送去福利院照顾。之后的一年里,孙晨都软禁在秘密试验室,没日没夜的工作,只盼着早日研发成功,早日接女儿回家。只是他研究的药品并非公司所要求的,而是用于治疗孙晓萌的特殊药物。当药物研发成功,孙晨就与女儿约好一起离开绿藤市。到了约定日期,孙晨利用化学知识,炸毁试验室,制造混乱出逃。孙晓萌满怀希望,等着父亲来接自己。可偏偏孙晨开车驶过路口时,因后面有科技公司打手追赶,方向控制不稳撞翻了垃圾桶。张海峰上班路上恰好撞见,立刻加大油门追了上去。快到火车道口时,后方车辆撞击孙晨的后轮。孙晨车辆失控,被火车撞飞,张海峰下车想救人,却已为时太晚。孙晓萌远远的看到了这一幕,在她幼小的心灵里,认定是张海峰害死父亲。仇恨的种子,从此埋在了心底。一场误会,让孙晓萌产生了错误的念头。为了不让孙晓萌双手沾染鲜血,赵彬彬做了所有脏活。最后,他投身江水之中,清洗身上的罪孽。为了让孙晓萌忘却仇恨,刘雨奇舍弃了生命。而所有的所有,不论张海峰的家庭惨剧,还是孙晓萌为父报仇,都只是刘雨奇进行的一项记忆疗伤实验。每当记忆陷入危机时,所有记忆就会重置,在新的人生中寻找解决困苦的方法。得知一切真相后,作为第一批志愿者,张海峰中止了实验。他要回到2004年的现实中去,在一次次人生抉择中,选择最正确的那一项。(全剧终)

影片评论

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发邮件至123456@test.cn (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

Copyright © 2019 梅山影院 icp123

电影

剧集

综艺

动漫

主演